笔下文学 > 其他小说 > 秀才家的俏长女 >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只要府里和睦就好
????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既然大家都反对由府里统一购买材料,那么就得按先后顺序来。

????按照先后顺序,苏云朵打出了一个修缮材料可以进府的大致时间节点。

????按照这个方案,没轮到修缮却看中材料的,可以先定下材料甚至买下材料,但是这些材料不得提前入府,由各自另找库房保管。

????当然已经进府的材料另当别论。

????这个方案一出,方氏自是喜出望外,杨氏则十分不满。

????为了儿子娶亲,杨氏也是蛮拼的。

????虽说扶风苑修缮的大致时间早已定下要到五月才会动工,她却已经看中不少材料并且大多付了定金,如今眼看着这些材料接二连三到货,却要自己找仓库保管材料。

????保存的地方自然是有的,毕竟分产的时候各房都分到了房子,可是这样一来不但多一道程序,还得多浪费人工看护保管。

????看护不到位有被贼人惦记的风险,保管不好则好不容易让寻摸到的好材料报废。

????“需要这般麻烦吗?各房购买的材料送到各房的院子里就是,又何必非要另寻地方保管?”杨氏紧皱着眉,总觉得这是嫡出的几房联合起来故意为难庶出的三房。

????各房的材料筹备情况,杨氏还是清楚的,大房似乎还没开始筹备,而四房赵氏前几日才刚刚开始派了人去江南一带寻摸材料。

????这个方案出台,唯一不利的就只有三房而已。

????苏云朵默默地看了杨氏一眼,从杨氏愤愤不平的神色中自然咂摸出其中的那点意难平,无奈地叹了口气,镇国公府对嫡庶还真没那么界限分明,也就杨氏总将嫡庶放在心上,沉默片刻正当开口解释,却被方氏抢了先:“看三弟妹这话说的!这些日子咱两房的货送错院子的情况难道还少吗?送错货,耽误工期不说,还影响咱两房的关系。”

????杨氏听了方氏的话,有些气恼地瞪了方氏一眼。

????还真好意思说是送错了货,明明是方氏故意让人将她为抚风苑准备的材料往青桂苑送!

????方氏就当没看到杨氏瞪自己的这一眼,只笑道:“凡事本就应该有个先后,三弟妹就是性急!”

????杨氏顿时恼了,阴阴着张脸目光直直地盯着道:“这是你二房得了先,若是你二房在后,你会让着我?再说另找地儿存放,若是被偷了或坏了,你负责?”

????“这是你自己性儿急,考虑不周引起的,难不成还得别人替你承担?”方氏针锋相对,进一步不让。

????眼看二房婶娘的争持逐步升级,火气也越来越大,苏云朵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态升级,不得不站出来平息两人的火气:“大家都知道三婶为难,可是三婶也要体谅府里的难处,体谅二婶的难处,毕竟三弟的婚期就在眼前。

????这些日子府里的混乱,以及送错材料对青桂苑修缮进度的影响,想必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????材料送错可以换回来,就算被错用掉了,也还能重新再买,可是一旦耽误的工期,就会影响三弟的婚事,到时候伤的可不仅仅只是二房的颜面,而是咱整个镇国公府的颜面。

????为了不影响三弟的婚事,也为了不伤咱镇国公府的颜面,还请三婶先退让一步。

????三婶买的那些材料,若实在找不到地儿存放,可先送去安华街我那个陪嫁的小院子里存放。

????安华街离咱镇国公府不远,治安一向不错,不过为了让三婶安心,等材料送进安华街的院子,咱就从府里找几个护卫过去保护,定不会让贼人惦记,另外三婶再找几个可靠懂得的人过去保管,在最大程度上减少材料的损耗。

????三婶,你看这样安排可行?”

????苏云朵这一番安排可算是面面俱到,杨氏虽说心里依然有些意难平,到底也不敢再说出反对的话来,毕竟苏云朵说得很对,若是因为她的固执己见而影响了陆瑾焙的婚事,不但方氏会与她拼命,陆名扬也定然不会饶她。

????再说苏云朵这个方案真的已经替三房考虑得相当周到了,甚至还特地将她自己的陪嫁院子无偿地拿出来给三房存放材料。

????苏云朵在安华街的那个院子,她们几个还真的都曾经去看过,离镇国公府真的很近,马车不过也就一刻钟而已,再说那院子虽说小,比起扶风苑却要大得多,能存放材料的地方自然也就再宽畅,材料放在安华街甚至比放在镇国公府还要安全。

????当然前提是真的如苏云朵所言,可以从府里抽调人手去安华街。

????在苏云朵的协调和安排下,杨氏总算点了头,遵从苏云朵的安排。

????经过几日清理,原来有些乱哄哄的镇国公府终于开始有序起来,无论是慈安堂还是青桂苑的速度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。

????“杨氏真的借你安华街的院子存放材料?”当消息传到安氏的耳边,安氏的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,趁着正和堂只有她与苏云朵二人之时问苏云朵道。

????苏云朵笑道:“那院子里离得近,能在最大程度上减少损耗。”

????安氏轻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这杨氏啊!”

????苏云朵自然明白安氏未出品的意思,无非是觉得杨氏上不得台面,爱贪小便宜。

????三房手上又不是没有空闲的院子,又何必非得占用苏云朵的院子?!

????府里几个媳妇之间的暗潮涌动,又哪里能瞒得过安氏的眼睛,自然知道前些日子的闹腾,只是既然已经放权,她也只当看不到听不到,安静地坐在正和堂看戏。

????当然在媳妇们动静过大的时候,安氏还是没能完全忍住,倒是让人从旁敲打了几句。

????只可惜媳妇们并没有醒悟,安氏是气得不行,少不得要与陆名扬嘀咕,除了恼几个儿媳不知轻重缓急,少不得也要说几句苏云朵的不作为。

????“你这老婆子操这些闲心干什么?既然将已经中馈交给康哥儿媳妇,你安心养老,逗逗欢哥儿,若是看着觉得心烦,或去西山惮寺住上几日,或去乐游山庄住段时日。”陆名扬不以为然地看了眼安氏,神色淡淡地说道。

????见陆名扬完全没将府里的乱象当回事,安氏一气之下索性也就什么都不管了。

????虽说没有像陆名扬劝她的那样去西山惮寺或乐游山庄小住,却真的只在正和堂含饴弄孙,每日让苏云朵将欢哥儿送去正和堂,看着欢哥儿可爱的小模样,似乎真的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

????如今苏云朵一出手就将几个媳妇给摆平了,安氏心里却又难免有些难过,觉得自己没将媳妇们教导好,反倒还要苏云朵运用她的陪嫁院子。

????“祖母莫要叹气,只要府里和睦就好!”苏云朵可不愿意安氏心存郁气,嫣然一笑道。

????经过苏云朵那么一安排,如今镇国公府里的确相当和睦,慈安堂基本已经完工,而青桂院的扩建修缮也进入了尾声,既不会错过陆名扬让人算好的移居吉日,也不会影响陆瑾焙的婚事。

????待陆瑾焙的婚事办妥,就是老两口移居慈安堂,再紧接着就是三房、四房的修缮和扩建。

????陆瑾焙回到京城已是二月底,方氏见到风尘仆仆的陆瑾焙顿时喜极而泣。

????这些日子青桂苑里里外外收拾一新,虽比不上陆瑾康和苏云朵的啸风苑,却也不差多少。

????看着修缮一新的青桂苑,喜悦的同时,最让方氏担心的就是方瑾焙能否如期归来。

????婚期在三月十八,定好了三月初八去女方家下聘,眼看着都快进了三月,却依然不见陆瑾焙的人影。

????离开京城大半年的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方氏还以为是自己太想念儿子眼花了,颤着手抚上儿子的脸颊,感觉到掌心的温度,这才确信儿子是真的回来了,眼睛扑簌簌地直往下落,嘴里喃喃道:“是我儿回来了,娘终于等到我儿回来了。”

????跪在方氏面前给方氏请安的陆瑾焙,看着方氏的眼泪不由地有些手足无措,膝行到方氏面前,伸手替方氏抹去眼睛:“娘,是孩儿不孝,让娘担心了。”

????方氏一共生了三个孩子,三个都是儿子,却也个个都是她的心肝宝贝,而陆瑾焙是她的长子,自然更得她的疼爱,此刻见方瑾焙像稚儿一般跪在自己面前,自然心疼不已,赶紧要站起来扶陆瑾焙。

????“娘且坐着,容儿先给娘叩头请安。”陆瑾焙说罢就对着方氏叩头。

????待陆瑾焙起来坐定,方氏这才想起有些不太对,陆瑾焙回府不是应该先去正和堂请安嘛,怎么可先回二房的澄心苑,心里不由地就有些慌乱,拉起陆瑾焙的手道:“赶紧地承娘去给你祖父祖母请安。”

????陆瑾焙笑了:“娘且莫慌乱,孩儿已经去正和堂给祖父祖母请过安了,还看到了大哥家的欢哥儿,可讨人欢喜了!”

????方氏有些发愣,这才终于明白过来为何今日总觉得府里的人,连同她身边侍候的丫环婆子都有些怪怪的,原先她以为是自己想多了,如今方知府里人人都知,只瞒着她一个人呢!

????不过这种突然的惊喜更让她喜欢,若提前告诉她今日陆瑾焙回府,定然少了许多惊喜,却多了几分期盼的焦灼。

????陆瑾焙归来,自然要去青桂苑看看,看着面前扩建修缮一新的青桂苑,陆瑾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????府里兄弟们陆续成年,从老大陆瑾康成亲到老二陆瑾臻成亲,成亲的院子自然都进行了修缮和扩建,可是比起陆瑾康的啸风苑,陆瑾臻的水清苑还真是差得有些多。

????陆瑾焙自然明白其中既有嫡庶的原因,却也知晓在镇国公府嫡庶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陆瑾康是长房长子是镇国公府未来的当家人,其他的公子无论嫡庶无论是长房还是其他几房,总归是要离开镇国公府的。

????如此一分析,陆瑾焙对自己成亲院子的期望值并不高。

????看看清水苑,再想像一下自己的院子,大概也就与水清苑持平。

????没想到回到府里会给他如此大的一个惊喜,不对,几乎快成惊吓了。

????如今的青桂苑,虽说从面积还是精致疏朗的程度上依然无法与啸风苑媲美,却远胜过水清苑。

????他一个二房的公子,虽说是嫡出二房的嫡长子,可是院子的规格超过大房的陆瑾臻那么多,真的合适吗?

????面对陆瑾焙的质疑,方氏不由狠狠地嗔了儿子一眼:“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?你可是二房嫡长子,岂能落于庶子之后?!”

????陆瑾焙左右看了看,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娘俩的话,这才松了口气,转身却郑重其事地对方氏说道:“娘,以后且莫再说这样的话!咱镇国公府向来只重才干不重嫡庶。

????这几年二哥在北边城可说是屡立战功,特别是去年与北辰国一战,更是立下不少战功。

????虽然还是比不得大哥深入敌后的战功卓绝,却也不容小觑,年纪轻轻已经官居四品,都超过咱爹的品级了呢,除了大哥,二哥也很得祖父器重。”

????陆瑾焙说得都是大实话,可是听到方氏耳里却又觉得刺耳得很。

????她男人与陆达都是陆名扬的嫡子,却因为是长幼有序,爵位与她男人无关,战功自然也与她的男人无关,如今她的儿子还不如长房一个庶子来得重要,如何不让她痛心。

????可是当陆瑾焙提出成亲之后打算带着新妇重返勃泥城,方氏顿时又不乐意了:“不行!你好不容易回来,就在京城找个差事,别再想着去什么勃泥城!”

????在儿子去边城的日子,特别开始那段日子,方氏几乎每日都会做恶梦,梦到的都是陆瑾焙浑身是血对着她喊救命的场景。

????虽说如今两国签订了边城和平协议,谁能保证好战的北辰国不会出尔反尔,毕竟北辰国与东凌国又不是第一次签订平和协议,可是去年还不是暴发了战争?!

????虽说她有三个儿子,可是个个都是她的心头宝,她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去勃泥城,直接面对狼子野心的北辰国!--------《笔下文学xbixia.com 》----------